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国际 >> 国宝考拉的危急时刻:超2万只因大火丧生,曾每年贡献220亿营收

国宝考拉的危急时刻:超2万只因大火丧生,曾每年贡献220亿营收

时间:2020-01-12 10:27:12 来源:网络 作者:匿名 阅读:4次

标签: 文|AI财经社乔迟编辑|鹿鸣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澳大利亚山火从2019年9月开始零星出现,目前已燃烧了近4个月。那些被山火吞噬生命、受到威胁的人和动物

文 | AI财经社 乔迟

编辑 | 鹿鸣

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澳大利亚山火从2019年9月开始零星出现,目前已燃烧了近4个月。那些被山火吞噬生命、受到威胁的人和动物们,牵引着全世界人民的心。

1月3日,丛林大火袭击澳大利亚第三大岛袋鼠岛,烧毁超15万公顷森林。袋鼠岛本是澳大利亚至关重要的生态栖息地,岛上设有6座动物保育公园,珍稀动物不计其数。截至目前,超2万只考拉死亡。

图片来自于微博@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

预计每天经济损失2亿

从9月以来,各方都在关切澳大利亚山火情况。据环球网报道,在这场大火中,全澳大利亚已有至少25人遇难,数千人逃难流离失所,有近2000所房屋遭焚毁,逾500万公顷土地被烈火烧灼。

NASA卫星图像显示,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产生的烟雾甚至蔓延到了12000公里外的南美洲。

其实,澳大利亚山火并不少见,炎热干燥季节会频繁发生,而且山火是澳大利亚生态的重要组成部份。特定的澳大利亚本地植物群可以依赖丛林大火繁殖,比如一些桉树和斑克木来说,大火可以使植物种子开裂,从而得以生根发芽。此外,大火还可以促进新的植被生成。

而此次的山火持续时间长达近四个月都没有扑灭,与澳大利亚的自然气候条件有关。

自然科普作者任辉对AI财经社解释,澳洲今年的火灾范围如此之大并非是由一场火扩大而成的,而是一个全国性的多处着火的势态。火灾从去年9/10月开始蔓延,久扑不灭的原因是澳去年的极端气候和主要植被桉树自身的特点,给火灾提供了基础。

据时代周报报道,澳大利亚气象局发布报告称,2019年1月份至11月份的平均气温比1961年至1990年期间的年平均气温高出1.36摄氏度,是史上第二高温年份,降雨量则仅高于1902年,是120年来第二低。

图片来自于微博@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

在持续高温、低湿度的天气条件下,山火容易多发,遇到大风甚至会失控。此外,人为因素也是山火爆发的重要原因。

据观察者网报道,当地时间1月6日,山火肆虐的重灾区新南威尔士州的警察部队发布新闻通稿称,自2019年11月8日以来,警方针对205项与丛林大火有关的犯罪案例,正式起诉183人(包括40名未成年人)。

其中,24人被指控蓄意纵火;53人因涉嫌未遵守全面禁火令而被起诉;47人因涉嫌在地上丢弃点燃的香烟或火柴而被起诉。

对于大火给澳大利亚造成的生态影响,任辉提出,澳大利亚山火每年都会出现,许多植物已经演化出对火的高度适应,但存在的问题就是澳的森林许多是割裂的,一些起火森林里的动物难以逃逸到附近的林区。而在着火林区恢复之后,动物也难以重新扩散到这里扩大种群。

“火灾一旦蔓延后就很容易超过澳大利亚森林消防的承载能力,目前来看,澳大利亚仅依靠人为消防能力已经不可能完全控制火势,只能在重点区域减少损失。”

12月23日,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称,今年创纪录的极端天气给澳大利亚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。在悉尼,由于停工停业、病假率上升和游客减少,估计每天的经济损失高达5000万澳元(约合人民币2.38亿元)。

两万只考拉丧生

持续了几个月的澳大利亚山火,不只给澳大利亚造成了数千万澳元的经济损失,还成为了这个国家珍稀动物的一场劫难。

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称,野生动物专家估计,最近几周,有大约5亿只哺乳动物、鸟类和爬行动物在火灾中丧生。

这场野火可能会对这个物种的生存造成毁灭性的后果。大火主要席卷的新南威尔士、昆士兰州和维多利亚州正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考拉栖息地,仅是在澳大利亚袋鼠岛大火中,就有超过2万只考拉死亡。

任辉称,袋鼠岛一直被视为物种保育公园,因为岛上彻底扑灭了猫和赤狐这两种外来物种的威胁,岛上的考拉也是从澳洲大陆上引进并在岛上快速扩大种群。但岛屿环境比较闭塞,受到火灾的影响也会更大,在19世纪初,岛上特有的鸸鹋亚种就很可能因为一场山火灭绝。

图片来自于微博@西澳大利亚州旅游局

考拉,又名树袋熊,是澳大利亚的国宝,也是澳大利亚珍贵原始树栖动物。考拉体态憨厚,长相酷似小熊,有一身又厚又软的浓密灰褐色短毛,十分受人喜爱,同时也是世界上最能睡的动物。

考拉每天的睡眠时间可以达到18-22个小时左右。清醒的时候,它们大部分时间也用来吃东西和发呆。

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,2014年,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与昆士兰大学发布了一份《考拉熊的旅游业价值》的报告。在对国际旅客的调查访问中,考拉成为全澳洲最受世界欢迎的动物。78%的受访者把考拉列为来澳必看的项目。

另据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估算,考拉每年给澳大利亚贡献了32亿美元的经济收入,折合人民币约220亿元,并为旅游业直接带来3万个工作岗位。

而现在,考拉或许因为山火面临着物种生存的风险。

考拉对桉树的依赖性很强,因为它们只吃桉树叶,并从桉树叶中获得所需90%的水分,很少喝水。大部分时间都在桉树上睡觉。

而桉树的含油量高,非常容易燃烧。任辉称,同等面积的森林对比的话,桉树林的可燃物总量是橡树的三倍。而且桉树油是挥发性的,极易让火势向树冠、以及向其他方向蔓延。一片桉树林就等于弥漫着可燃气体、地下铺着可燃树叶的林地。

当考拉遇到山火时,它们只会往树顶上爬,蜷成一个球。当树顶的温度过热时,它们不得不下了地,爪子被滚烫的地面灼伤,再也回不了树上。

2019年11月,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主席称,由于澳大利亚东南部地区林火持续肆虐,毁掉了考拉80%的自然栖息地,被烧森林恢复难度大,以及气候变化和疾病威胁等,澳大利亚考拉的数量大幅减少,正在面临功能性灭绝。

除了大火之外,近些年来,考拉因为致命的衣原体感染和人类活动的影响,数量一直在减少。

据人物报道,澳大利亚生物多样性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的考拉数量大约在30万只左右,而随着近年气候变化加剧和人类对考拉栖息地的侵蚀,考拉的数量锐减到了4万到10万左右,它们死于山火、干旱这样的天灾,也死于车祸、偷猎这样的人祸,在部分地区考拉数量甚至锐减了80%――目前,考拉在澳大利亚多个地区都已被列入濒危动物名录。

任辉表示,澳大利亚官方对考拉的保护启动较早,上世纪20年代禁止捕猎考拉之后,就开始对其人工繁殖、野外重新引进进行研究,也取得了不少成果。但由于昆士兰和维多利亚州的城市、农田、道路把成片的栖息地切割破碎,以及森林砍伐导致的栖息地减少,考拉总体的生存状况还是在恶化。

此外,破碎化的栖息地中的考拉小种群出现的基因多样性的问题,以及考拉在野外受到的衣原体感染的状况都比较严重,极端气候也多次导致桉树林树叶全部脱落,导致考拉失去食物资源。

除了考拉,袋鼠、牛羊、鸟等动物也难逃大火,据新华网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,1月4日,新南威尔士州巴特洛小镇的公路两旁满是大火烧过后,动物们的残缺的尸体。

标签: 人工,项目,方向,损失,卫星